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13章

作者:宋家桃花更新时间:2021-01-17 13:35:23
  第113章

  那竖着“顾”字旗帜的船只早就越行越远,可顾无忧却还是立在原地,不曾离开。

  码头这边的风实在是太大了,她身上的斗篷被风拍得呼呼作响,就连兜帽上的那圈狐狸毛也被吹得迷了她的眼。

  顾无忧不得不伸手拂开才能看清东西,可早间雾气蒙蒙,船只驶到江中心便被白雾萦绕,连个边角都瞧不见了。

  “郡主,我们回去吧。”身边白露轻声劝道。

  “嗯。”顾无忧点点头,似是应了,可那双眼睛却还是不曾有片刻地错开,她仍旧望着那个波澜起伏的江面,即使那里早就没有她的少年郎。

  最后还是傅显他们走了过来,同她说道:“回去吧。”

  “这里风大,你要是得了风寒,他该着急了。”京逾白也跟着劝说。

  顾无忧从来到这,再到远远送走李钦远一直表现的很平静,仿佛昨夜埋在李钦远怀里说舍不得的那个人不是她似的,可此时京逾白的这句话却让她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轻轻抿了抿唇,不愿把这份软弱露于人前,硬是把眼中的热泪逼了回去。

  而后回首望向他们,声音微哑,“走吧。”

  回去的这一路,一行人倒是谁也没有说话,直到把顾无忧送到国公府前,要告辞的时候,京逾白才看着顾无忧说了一句,“我好像一直忘记和你道一声谢。”

  “什么?”

  顾无忧愣了一下。

  京逾白坐在马上,拉着缰绳,笑道:“如果不是你,也不会有现在的七郎。”

  “只是……”

  他停了一瞬,“我一直有一个疑问。”

  顾无忧没说话,握着车帘看着他,等着他的后话。

  京逾白也没立刻说话,而是骑着马又朝人的马车凑近了一些,那双清明的眼睛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握着车帘的顾无忧,头一次的逾矩,似乎是要看透这层皮,直直望进那个灵魂。

  半响。

  他才低声说道:“你和从前的乐平郡主当真是不一样了。”

  这句话,自打顾无忧醒来后便听过无数回,但京逾白的这句话和旁人不同,旁人是感叹,京逾白却是窥探,似乎是要窥进她的内心,看看她这层面皮下藏着什么样的灵魂……可她内心坦荡,却是一点都不怕,任他这样看着,缓缓道:“不管我变成什么样,你只要知道,我待他的心和你是一样的。”

  似是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个回答,京逾白少有的一怔,转瞬却又笑了起来。

  他重新退了回去,仍是从前那个守规矩知分寸的京逾白,看着她笑道:“你说得对。”

  不远处傅显察觉到京逾白还没回来,转头喊他,“大白,你干嘛呢,走了。”

  “来了。”

  京逾白笑着应了一声,朝顾无忧拱了拱手便骑马离开了,他心中其实一直有所疑虑,顾无忧的出现,对待七郎的不同,以及性格的变化,都让他觉得奇怪。

  只是最初,他察觉到七郎待她的不同,便想看看顾无忧是否真的能让七郎变得不一样。

  后来……

  眼见七郎待她越来越好,他自然也不好多言。

  至于现在,京逾白扯唇轻笑,风扬起他的发,露出一张风流面,就算真的不同又如何,就如她所说,只要他们待七郎的心是一样的,那就够了。

  “驾!”

  他扬声,跟上傅显等人。

  白露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拧眉道:“这位京公子今日是怎么了?说话怪怪的。”

  顾无忧笑笑,却没理会她的话,也没去看京逾白离开的身影,她只是垂眸看了一眼腰间的荷包,纤细的指腹轻轻划过上头的松花纹路,这才柔着嗓音说道:“走吧。”

  ……

  草长莺飞。

  过了元月,这天气也逐渐变得温暖起来,褪下厚实的冬衣,换上好看的春衣,再把那些帷帐、帘子全部换上一通。

  便是迎春了。

  今日是顾无忧上学的日子,虽说她最初去书院是为了李钦远,可如今她也真的是有些怀念书院里的氛围了,而且这还有一年呢,她要是日日待在家里,岂不闷死?

  不如给自己找些事情做,也好过日日想他念他,偏又看不到他。

  “好了没?”

  顾瑜现在是越发不客气了,来这摘星楼就跟到自己屋子似的,也没让人通传,直接打了帘子就进来了,看到正弯腰笑着逗弄十五的顾无忧,刚想笑嗤人几句,可看到她回望过来的那张笑脸,眼神却是一晃。

  张大的嘴巴竟吐不出一个字。

  好似过了这个年,顾无忧整个人就跟长开了似的,以前也是极好看的人,如今却好看到找不出字词去形容她。

  仿佛那些词汇诗句都太过浅薄,不足以形容她的美。

  顾无忧摸了摸十五的头,接过红霜递来的帕子擦了一回手,瞧见顾瑜傻愣愣地看着她,不由抿唇笑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

  顾瑜自然不会和她去说,免得顾无忧的尾巴翘起来,一想到自己日日看着,竟还看呆了,又忍不住红了半张脸,却是臊得。

  顾无忧见她如此便也没有多问,只是笑了笑,转头吩咐白露等人几句,而后便披着一件豆青色的斗篷朝顾瑜走来,她脸长开了,身子也长开了不少,以前和顾瑜差不多的身量,如今也不知是瘦了的缘故还是别的,远远瞧着竟要比人高出一些。

  豆青色绣着柳叶的披风下,是一件丁香色的竖领长裙,腰间用一条丝带系着,装饰都是极简单的。

  只有那只松花香囊,日日佩戴,从未更换。

  看到这只香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