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四章 两败俱伤

作者:野怪逆袭更新时间:2021-09-26 00:38:55
  老虎明显是变异生物了。有寻常成年猛虎两个那么大,牙尖嘴利。并且身上花纹也变了颜色,黑白相间的条纹在身上,看起来就像斑马一样。此刻它正一步一步的接近三人,嘴一张一合的,留着哈喇子。

  “你俩能打过他吗?”玄奘被陆人甲抱起来,扔在了后面,然后一脸关切的问道。

  “应该能。”陆人甲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玄奘一下子就急了:“哎不是,你俩可是我一天五块钱请来的啊,什么叫应该啊?”

  “根据计算,我俩打赢它的几率大概是百分之九十七。不是百分之百,因此说应该能。”陆人甲这一次的回答少了人味儿,语言生硬。

  玄奘听了之后立刻安心的站在一旁,笑眯眯的说道:“那行,那我就不打扰你俩了。”

  说话的功夫,老虎已经走到了三人近前。陆人兄弟立刻围了上去,一左一右,行走之间手凭空中各多了一柄光剑。把玄奘在他们身后看的一愣一愣的。很快两人一虎就交上手,正所谓龙从云,虎从风。那老虎本来就是速度极快的生物,变异之后速度更快,行动之间,只看到身影一闪就扑到了陆人甲的跟前。

  陆人甲倒也冷静,手中光剑以毫厘之差,挡住了老虎的利爪。紧接着就地一滚,向后撤了一步。刚刚站定,一条鞭影就抽打了过来,正是老虎的尾巴。这边陆人乙已经近了老虎的身,一剑刺向它的腹部,可是变异老虎毕竟是野兽,战斗直觉极其可怕,竟然在千钧一发之际,猛地像旁边一跳,躲过了这一击。

  一下子两人一虎,就换了个位置,互相对峙着都没有立刻出手,显然是在找机会雷霆一击,击杀对方。

  玄奘看的过瘾,却不敢乱动。一来怕打扰到陆家兄弟,二来是怕惊动了变异老虎,冲自己过来。当然这两点最重要的还是后面的原因,毕竟他不想死。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异能者跟变异怪物战斗。上次虽然被异能者救走,但是当时他已经昏迷了,什么都没有看到。

  两人一虎对峙了大概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玄奘也看不出来是谁先动的手,反正就在霎那之间就斗在了一起。这一次明显不再向刚才那样,只不过是试探,而是真刀真枪的拼命了。玄奘稍稍后退了一小步,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册子,正是观世音给他的小册子。然后皱着眉头超最后看了一会儿,脸上有些古怪的笑意。

  “嗨,我说,你们俩稍稍后退一下呗?”玄奘忽然大声喊了一嗓子,将变异老虎吓了一跳,猛地转头看向他。可是陆家兄弟也丝毫不受影响,攻势不减的朝着变异老虎就过去了。仓促之间变异老虎只能尽力躲闪,可是还是被划了两到伤口在身上。

  “吼!”一声虎啸,变异老虎红着眼睛就冲玄奘过来了。

  玄奘楞了一下,转身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嚷道:“虎兄!虎兄!消消气,消消气!”

  可是变异老虎哪管这些,片刻之间就追上了他,然后将他扑在身下,一张嘴直接就冲着他的脑袋过来了。

  “救命啊!有虎杀人啦!”玄奘不想死,他还想挣扎一下,喊个救命什么的。万一奇迹出现了呢?

  陆人兄弟还在身后,可是却来不及阻止变异老虎了,眼看着玄奘就要命丧虎口,两人眼中忽然闪烁着莫名的红光,整个人也静立不动。

  “任务即将失败,申请自毁程序!”

  “任务即将失败,申请自毁程序!”

  两人身上忽然传出来了莫名的声音,可是玄奘此刻命悬一线,并没有听见。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变异老虎一口咬下去的时候,玄奘身上忽然金光大冒,一下子就把它弹飞了出去。玄奘还在一个劲的高喊着:“救命啊!老虎吃人啦,还有没有人管啦?!”喊着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两声爆炸声!

  “轰!轰!”

  紧接着就是一声凄厉的虎吼,显然是变异老虎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吼!”

  很快一切都风平浪静了。玄奘做起来愕然的看着被炸的遍体鳞伤的变异老虎和不知所踪的陆人兄弟,摸了摸自己身上,确认零件齐全之后,立刻站起来,跑到老虎的尸体前,一脚踩了上去。然后狠狠的踩了几脚。可能是觉得不解气,又在地上摸了一块石头,扔在了变异老虎的身上。

  “叫你追我!叫你吼我!”

  坐在地上,玄奘喘着粗气,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开始发威了,他四下看了看有些无奈的说道:“我的保镖呢?!”

  ...

  ...

  玄奘不喜欢暴力,这事儿还得从玄奘十岁多的时候说起。哪一天他在部落里闲逛,见到一大群人围在一起,连忙跑过去凑热闹。用他的话来说,智者的事儿,怎么能叫凑热闹呢?当然这是现在的说法,当时的他,不过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光头而已。

  原来是一个老渔夫,打到了一条金色的鲤鱼,正在炫耀。“老头子大了一辈子的渔,今天第一次见到纯金色的鲤鱼。一定是神仙保佑啊!”打渔的是一个老头子,看起来有六七十岁,须发皆白。

  玄奘看了看他手上的金色鲤鱼之后笑了:“老爷爷,您这明明捉到的是个小女孩啊。”

  他不是说笑,他看到的就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四五岁的年纪,嘴被鱼钩勾住了,血顺着嘴角流得满身都是。可是那血液却奇怪的是金色的。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受伤,并且从第一次就开始厌恶看到别人受伤。

  “去去去,哪里来的疯孩子!这明明是条金色的鲤鱼!”渔翁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玄奘固执的说道:“这明明是个孩子,你快把她放了吧!你看她都哭了!”

  说话的功夫,金色的鲤鱼动了几下,仿佛在为玄奘的话做注脚。

  “这谁家小孩儿,还有没有人管管了。”

  玄奘见小女孩儿眼泪吧嗒的,心里不知怎地就涌起了一股力量,猛地冲向渔翁,抢过他手里的小女孩,抱着就跑!

  “那日夕阳下的奔跑,是我逝去的青春啊!”

  这是玄奘每每想起这段往事,总要说得一句话。一群人自然在后面追,可是玄奘却像脚下生风一样,很快就将众人甩掉了。

  “你叫什么名字?以后我罩着你,没人敢欺负你。”

  那小女孩看了他一眼,哭的更厉害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